我嗑糖不抽雾区。

李辞/秦离
一个道士,杂食
理科使我快乐

一个想法

记一个想法,问问有没有人想写。

是果陀

尼古莱·瓦西里耶维奇·果戈理·亚诺夫斯基,一位戏剧家【传统意义上的吃好喝好的成功人士】,对自己感兴趣的作品喜欢揣测扉页上的作者独白背后的情感并以此为乐。

散步时注意到一群孩子围着一本书玩耍,由于好奇一直盯着它们看。孩子们注意到了他奇怪的举动而纷纷跑走,他上前捡起那本书,那是本很厚的笔记,是什么书的手稿,没有标题,第一页写了一行小字,笔记已经卷页,泛黄老旧不堪,语言生硬晦涩难懂,使用的是前朝的语法,前后倒序,左右颠倒,人物名字出自荒诞的传说,横行用博物馆登记书籍的方式,竖行向王尔德致敬。它上面能看到飞鸟的影子和蚂蚁的行径,狐狸的皮毛。

他因此而对“他”产生兴趣。

在漫长的时间里踟蹰,这期间钟塔坍塌,海洋干涸,恒星陨落,大雁被枪声惊走,世界倒退,神的灵在水面上运行。

果戈里最后找到了他的线索。

他被称为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葬礼在五月份举行。

他在梧桐树的树荫下,听陌生人在墓碑前讲述他的一生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我嗑糖不抽雾区。 | Powered by LOFTER